第九章 森林守护者


  下班后林海没有驾驶小飞碟到丈母娘家,而是选择地轨,因为丈母娘家处于老城区静安区,那里没有完善的停机场,小飞碟没法停。

  去静安区先要乘地轨,然后又要改乘地铁。

  地轨和地铁虽只有一字之差,但完全不同,地轨采用的是磁悬浮技术,地铁采用的是老式的电力驱动技术。

  城市内的地轨速度较慢,低速400公里一小时,而城市群外的高速轨道速度要快得多,古都到北都之间的古北线平均速度达到了2000公里一小时,古都到北都距离约1320公里,行驶中一小时不到,加上等车时间,二小时多就到了。

  地轨很平静地经过了一站又一站,很快就到了浦东站,浦东站是地轨和地铁接驳点,来往的客人很多。

  林海乘上地铁,地铁明显要窄些,两侧各有一排竖直座位,过道也较小,而地轨两侧各有两排横向双座坐位,过道也宽些。

  随着地铁移动,和地轨相比,明显感觉有些震动。

  窗外,地铁隧道两侧一屏屏广告向后退去,只是显得有些陈旧。

  老城区改造进展很慢,最麻烦的问题是拆迁问题,这里小区星罗棋布,一旦要拆迁,就意味着要付出大量的拆迁费、安置费。

  就像林河小区,开始拆迁时,一平米要给十万元联合市,一套100平方米的套房就要付出1000万联合币。而这个小区,以400户计算,就要付出40亿元。

  拆迁的小区有些是用来建停机场、绿化带等公共项目,用来建房子的比较少,意味着支出多收入少,产生大量的收支不平衡。

  这个时候古都府的众多议员就会反对,说用大量纳税人的钱来拆迁,属于铺张浪费,应该把钱花在民生保障上。这事就一年年拖了下来。

  现在的人都想住到卫星城,那边房子大,交通好,最好的医院、医生、教师也是在卫星城中。想买房资金又不够的只能买古都新城区内的套房。

  老城区内的房子如果不是自己住,基本都是租赁给别人住。租赁的客户里有一部分是低收入者,政府给予补贴。

  “亲爱的乘客,彭浦新村站到了,请要下车的乘客收拾好身边的物品,准备下车。”

  地铁提示音将林海从沉思中唤醒,地铁到站后,林海匆匆出站,找了个大超市,买了点水果、糖果往彭新小区走去。

  小云父母家就在彭新小区。如今的彭新小区,自从上次的翻新之后,又显得有些陈旧。

  走进小区,来到五号楼,乘电梯上八楼。

  破旧的电梯内,林海听着电梯运作时嘎吱嘎吱作响,心里有点担心,这电梯会不会突然停在楼层之间或者突然掉了下去,尽管电梯内贴着电梯检查单,单上签着每周例行检查人员的名字。

  跟这种普通电梯不同,如今很多新小区都安装着磁悬浮电梯。磁悬浮电梯平稳、安静、快速。

  此时电梯广告屏上正在播放一则广告:

  “为华智能助手福龙3300,集智慧、安全稳定、待机长等众多优点于一身,是您长期与共的伙伴。使用石墨烯原子电池,充一次电可待机一个月,名符其实的待机王。”

  福龙,传说中上古神龙,源自《海山经》,内容如下:

  “东南海之外,白水之北,有赤目山。有神,豹面蛇身而赤,独角,二足如鸡爪,善飞行,腾云驾雾,日行万里,其声如钟。荒时吐水成雨,盈时吸水于海。乃祥龙之首,是谓福龙。”

  福龙在人间旱灾吐水成雨,造福一方百姓,深受百姓喜爱。

  八楼到了,林海敲了敲丈母娘家的门,一会儿,门开了。小敏探出头看看,兴高采烈的叫起来:“姨夫,你回来啦。”

  林海用手摸摸小敏的头,说道:“小敏,你也过来啦。”

  小敏把门开大了,说道:“是啊,我和妈妈一起回来的。”

  霞走了过来,行了个礼,说句“感恩”。

  林海也回了礼,顺便把水果、糖果交给霞。

  林海走进大厅,一眼就看到了岳母大人、小云的表哥陈长风,正坐在大厅沙发上看视频,“妈,表哥,你们好。”

  “林海来啦,过来坐。”岳母大人笑着招呼道。

  陈长风站起来,和林海握了个手,笑着说:“林海,又见面了。上次见面,是你结婚的时候吧,还记得我吧。”

  林海握住陈长风的手说道:“记得,记得。表哥给我的印象很深啊。你那酒量,真的是千杯不醉。”

  林海放开握着林长风的手,竖起大拇指。

  陈长风笑笑,说道:“就是这个原因,我老婆一直说我是酒鬼。林海,坐下聊。”

  林海坐在沙发,问道:“表哥是从湖北过来?”

  陈长风说道:“对,我是湖北郡黄冈府蕲春县人,和李时珍是一个县的。”

  林海问道:“药圣李时珍?《本草纲木》的作者吧。”

  “対对对。华明国时期人。”

  陈长风接着说:“我的工作是护林员,这次单位在古都订购了一批新灭火设备,需要技术培训,所以过来了。”

  岳父大人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林海来了,说道:“林海来啦,我和小云在煮菜,等会儿就可以吃了。”

  转头对正在看视频的霞说:“小霞,家里酱油快没了,帮我买瓶酱油,另外再袋盐。”说完又进入厨房。

  林海抢着说道:“爸,那我去买。”

  霞赶紧说:“不用,我去买,你陪表哥聊聊天。”

  见妈妈要出去,小敏也想着要出去玩,被霞给拦住了。

  霞说道:“在家里,不要出去,我马上回来。”

  林海想起买了糖果,对小敏说道:“姨夫给你买了糖果,要吃糖果吗?”

  听有糖果吃,小敏就没想出去了。

  林海拿出放在桌上的糖果袋子,抓了一包糖果给小敏。

  小敏高兴极了,坐在她外婆身边专心地剥外面的包装纸。

  趁此,霞出去买东西了。

  陈长风笑着说:“小孩子,都是喜欢吃糖果,我家小孩以前也一样。”

  陈长风接着说道:“前几天,我孩子还问我,问我乞丐是什么,是不是武林高手。”

  岳母在旁边问道:“小彭今年12岁了吧。”

  陈长风回答道:“是啊,12岁了,太顽皮了,贪玩,成绩不好。”

  岳母笑着说:“你小时候不是也皮着很,经常不去上课,偷偷溜出学校玩,她妈妈头疼得很,经常向我诉苦。”

  林海说道:“乞丐这个行业消失很久了。如今福利政策好了,每个人都有最低生活保障。那些获得救助资格的人每个月可领到一笔救助金,没房子的给予租房补助,体弱多病的给予医疗补助。完善的福利和保险政策每个人老有所依,活得有尊严。”

  岳母感叹道:“是啊,这是个最好的时代。”

  陈长风叹了口气,说道:“时代好了,但也养了批懒虫。我就看到县城里一批年青人,身体健康得很,却领着保障金,每天玩着游戏,不去工作。”

  岳母说道:“那是少数人,大多数人还是以工作为荣的,毕竟有工作能力却领着保障金生活,说出去也是不光彩的事。”

  林海说道:“如今生产力提高,社会财富增加,人口却在减少,养些懒人还是没什么问题。”

  林海接着说:“我记得人类低谷后期世界人口是四十几亿,现在人口是23亿,人少了,社会财富又比较多,所以福利待遇也就高了。”

  岳母说道:“联合政府建议每个家庭生育二个,多生的有税收方面的减免和其它补贴,但还是有不少家庭不生育。我喜欢孩子,当年生了三个,一个男孩,两个女孩丽霞、丽云。老大是个男孩,后来发生意外不在了。”

  如今提起死去儿子的事,岳母还是有点伤感。

  陈长风见此,安慰了下,说道:“我家就生了一个,老婆不想生,她说一个够了,人要活着自在些,快乐些。现在的人基本抱这种想法,少受罪,多享福。”

  陈长风接着说:“现在是完全老龄化社会了,人类寿命比较长,百岁老人到处都是,老年人多,年轻人少。很多家庭生育意愿不强,照此下去,人口可能会越来越少。我担心以后会出现人口危机。”

  林海说:“这倒是不用太担心,现在夏华总区人口6.2亿,而古代很长一段时间夏华人口都是几千万人,直到华清国中后期,人口才猛增到4亿人。”

  林海喝了口倒好的茶,继续说:“虽然老龄化比较严重,但护理型机器人的普遍使用,大大缓解了养老的压力。”

  岳母说道:“是啊,还有是政府帮助养老大大减轻了家庭压力。我的爸爸妈妈已经七十多岁,还有爷爷奶奶一百多岁了,都在养老院里,那里老年人多,彼此熟悉的人聚在一起,下棋、聊天,过得倒是很好。节日的时候他们也会回家聚聚。”

  正说着,丽霞买东西回来了,一边走向厨房,一边说:“妈,周末一起去看看老人家。”

  岳母回答道:“好的,一起去看看。”

  大家又聊了会儿,饭菜做好了。小云走出厨房,招呼大家吃饭。

  岳父大人烧得一桌好菜,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夸奖岳父菜烧得好,一边开始敬酒。

  岳父喝了点酒,然后对陈长风说:“你过来一趟不容易,上次过来是一年前,小云和林海结婚的时候。要不然好几年都看不到你。来,喝杯酒。”

  和陈长风碰了下酒杯,一仰头把一小杯白酒喝了。

  陈长风酒喝得脸有些微红,说道:“我所在的林业站离县城比较远,林业站里工作人员也比较少,平时调休的机会也少些。”

  “来,林海,满上。我喝得是白酒,你喝的是啤酒,你这满杯是应该的吧。”

  “应该,表哥难得来一次,我先喝了。”

  林海说完,一口气把酒喝了。

  陈长风把酒喝完,继续说:“我们护林员啊,最怕的是火灾,现在森林多,一旦森林着火,灭火很麻烦的。这次我们来培训,就是准备用上新的灭火装备。”

  “这次啊,好几个地方的护林员都来培训了,这次灭火装备中有一件升级版的灭火弹,大概有啤酒箱这么大,一米长。在消防直升机上投掷下去,落地后发生爆炸,近一千平方米范围内的氧气与爆炸后产生的粉尘发生发应,生成水。这范围内森林内没有了氧气,再加上水雾,火很快就灭了。之前也有过灭火弹,但是是用专用的灭火炮远距离打上去的。这灭火炮比较笨重,使用起来不方便。”

  岳父说:“我之前看过一些战争记录片,以前军队使用过叫云爆弹或油气弹的超级炸弹,爆炸威力仅次于核弹,可以抽光爆炸范围内的氧气,使在这范围内的敌人因为缺氧窒息而死。只是这超级炸弹很大,感觉和灭火弹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长风说:“还是有所不同,灭火弹爆炸后和氧气产生化学反应,会生成水,原理不同。”

  岳母说道:“说起这超级炸弹和核弹,真够吓人的。还好现在没有了战争,军队也解散了。”

  小云说道:“是啊,还是联合政府好,据说以前世界有三百多个国家,好多国家经常战争。有几个大国还拥有原子弹,可以毁灭天星几十遍呢。”

  林海说道:“联合政府成立二十年后,原子弹、氢弹等高度危险的武器相继销毁,军队一百多年后也取消了,只保留一部分太空军,用于对付对天星产生威胁的小行星、陨石,原有军队的一部分职能由防暴警察代替。世界终于和平了,之前大大小小的战争贯穿着人类的历史,没想到一场人类危机后诞生的联合政府,彻底结束了战争。”

  “来,为这个和平世界干一杯。”

  大家举起酒杯,干了杯酒。

  岳母问陈长风:“你在林业站也呆了十年了吧,还没有转到局里吗?”

  陈长风回答道:“我其实早就可以转到局里了,只是我喜欢大自然,喜欢守在森林边上。所以想呆在那里。”

  陈长风喝了一杯酒,继续说道:“自联合政府成立后,联合政府推出了退耕还林的计划,在近一百年时间里,大量的村撤消了,村人口逐渐移往乡镇,乡镇的人口又逐渐移向府县一级。几十年时间,飞机携带大量树木种子洒向荒芜的村庄及大片的土地,不久,大片大片的森林出现在荒野之上。”

  “到了今天,天星上到处都是森林,连最后的沙漠也绿化了。每当我经过那些倒塌的断墙破壁时,才知道这里曾经是个村庄,住过许许多多的人。现在,住在这里是一些动物。”

  “如今大片的森林,成为动物的乐园。原先认为已经灭绝的一些动物物种,重新又回到人类的视野中。没有人类的伤害,它们活得更好。”

  岳父说道:“有失去我们才会珍惜,自从人类低谷后,人类对破坏环境的行为是零容忍。前不久看到的一则新闻,说一个小孩在小区内拔了颗树苗,曝光到网络上后,立刻引起网民讨伐,要求小孩和监护人公开赔偿、道歉,要补种十颗树苗。甚至有几个激进的网民要求给这小孩判刑。”

  陈长风说道:“环境改善了,天星气候也改善了。据说闽山郡自人类低谷起有千年未下过雪,去年冬天我去闽山郡出差,刚好下着大雪,积累几天的大雪已有5厘米厚。这只是一个缩影,更让人惊喜的是,南北极所有冰山曾经在人类低谷后期基本融化,而现在,又出现了大量的冻冰层,有的地方现出小型的冰山。”

  大家都感叹着,迎来如今大好的环境,花费了无数先人的血汗,来之不易,我们更应该好好珍惜。

  


拥抱星际时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