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新计划

  古都天文台食堂位于办公大楼地下一层,搭电梯到食堂后,看见不少人在食堂里用餐。因为是星期一,人比平时人会多点。

  食堂里分布着五十多张餐桌,每张餐桌坐6个人,此时整个食堂已经坐满了一半。

  食堂左侧是由玻璃隔着厨房和放在外面的转动盘,转动盘上放置着五排各种菜肴。厨房里有二个厨师和三个机器人正在忙碌着,厨师在煮菜,一个机器人负责洗菜、切菜,一个机器人负责向转动轮上空着的位置补菜充米饭、菜、汤,另一个机器人人则负责将外面收拾回来的脏碗子拿到洗碗机中清洗。

  三个人在转动盘旁边端了空菜盘,选好了饭菜汤,经过收银台,收银系统会自动识别饭、菜、汤的价格,并语音提醒:“林先生,此次消费32元,自动从你的消费卡中扣除。”

  消费卡是银行联盟共同推出的、专门用于信费的虚拟卡,一个人只有一张。消费卡本身没有额度,至少要绑定一张银行储蓄卡才能进行扣款,也就是消费卡只是中介的作用,实际扣款是从所绑定的储蓄卡中扣除。多张储蓄卡时以排在第一位的储蓄卡优先扣除,第一张储蓄卡余额不足时从第二张绑定的储蓄卡扣除。由于消费时商家不能直接读取储蓄卡的信息,无形中安全性增加了。

  消费卡和个人智能助手绑定后,智能助手可通过主人授权,在消费时通过消费卡扣款。

  三人找了张空桌坐下开吃,三人的饮食都以素食为多,辅以荤菜一盘。

  “上周我和樱子、小坦去奉贤新丰农场采水蜜桃了。丰贤水蜜桃水多汁甜,一家人吃得开开心心。”

  樱子是东阳老婆,东夷人,小坦是他们的儿子。

  东夷自人类低谷时期就淹没在海水之下,联合政府在闽山郡东部一处新设东夷府,安置近五千万剩余的东夷人。经过几千年的融合,东夷族已是夏华大家庭中的一员。

  东阳吃着饭,边说着:“新丰农场是我初中同学开的,他是真的土豪啊,一年能赚上亿。”

  “一年上亿?”林海有点吃惊,张东也愣了下。

  “现在的农场不是传统的农场了。新丰农场占地五万平米,靠公路边建立起一百层的高楼,四十层以下种植水稻,四十层到七十层种植各种蔬菜,七十层到八十层养鸡鸭鹅,八十层到九十层养猪,九十层到九十八层养殖其它动物,最后两层办公,每一层面积都是四万平方,大楼安装了快速大电梯。”

  “新丰农场采用科学的循环养殖方式,各种植物没用的根、叶用来养猪,猪和鸡鸭鹅的粪便收集到粪水管道排到粪水池,经过过滤处理,粪水流向蔬菜、水稻喷水管,最终成为蔬菜水稻的天然肥料。粪水池的粪渣又充分利用成为土壤的一部分。”

  “农场的劳作使用各种农用机器人,效率高,不需要休息,只要充好电即可。机器人移动性强,可按照指令乘电梯到各层楼劳作。”

  “除了大楼外,农场还有近一万平米土地用于种植各种果树。这次我们就是在大楼外采摘水蜜桃的。特别是小坦,很开心。”

  张东有点好奇,问道:“我从电影、视频中看到的农场都是一大片土地,并不是在大楼里面。大楼里面那些水稻、蔬菜是如何进行光合作用的?”

  东阳笑着说:“他们早就想到了,大楼外侧设有折光板,将照射的阳光折射到室内。折光板可以操控折射角度,进而影响到室内阳光的强弱。”

  “除了阳光外,还有温控系统,控制室内的温度。单单说水稻,室外一般只能种植两季,这室内可以种三季。而且密度高,亩产八千多斤。我上次看了下,那水稻密密麻麻,挤在一起,谷粒很大,饱满,金色的像黄金一样。”

  林海边吃着饭,说道:“说得我都想去看看了,摘点水果、买点菜。你们周未还去不?”

  东阳说道:“刚去过,我就不去了,你和张东两家人一起去玩玩,挺不错的。”

  张东连忙说:“我去不了,周末计划都安排好了,要去我丈母娘家。”

  林海说道:“那下一次吧。”

  张东回答:“好。”

  吃完午饭,沿着绿树成荫的小路散步一会儿,便回去睡午觉了。

  林海已养成睡午觉的习惯,不睡会会觉得很困,脑袋昏沉沉的。

  午觉睡了二十分钟,林海便醒来了,一下子精神状态很好。

  拿出抽屉里的《王氏家训》木盒,打开盒子,看着这本书,林海心里有着异样的感觉,这感觉里,有一份膜拜,有一份幸运。王明阳,这个华唐时期的高官,他和他的家族后代在夏华的政坛上一直演绎着重要的角色。他所写的家训,应该包含着珍贵的金句良言,进而影响一代又一代家族成员。

  虽然以前看过一些王明阳的话语,但整本完整的家训,却没有读过。

  翻开第一页,印入眼睑的是一段古文,意思是说:

  王明阳年幼时,有相命先生说他一生普通,没有多少作为。但王明阳不以相命先生的话为意,勤奋好学,恭敬师长。平时帮助家里、邻里做事,是别人孩子眼中的榜样。

  由于自己的努力和聪明,从秀才、举人、进士、状元,一路考下来,相当顺利。

  当官后,发现官场人际复杂,很多同僚有贪赃枉法的行为。

  但王明阳兢兢业业,为百姓做实事,多和有能力的人交往,把交待下来的每件事做得最好。

  由于能力强,人缘又不错,深得上官赏识,逐渐高升。

  王明阳认为,当官者要胸怀天下、为百姓谋福利,从长远考虑的眼光,让有能力的人居高位,才能把大事做好,真正为朝庭、为皇帝解忧。

  林海一页页往下看,越看越敬佩,也越是喜欢。

  拿起智人助手咚咚,向王青发送了一段文字:“王兄弟,感谢你送给我《王氏家训》。看了书,感觉收益良多,礼重,王兄弟的感情更重。”

  不久,下午上班的时间到了。办公室内人员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组里的平时工作就是按计划观察指定行星及相关行星内的生命状况,或者人工投放各类生物,观察其生存情况。

  天文观察的工具是安装在天星、国际空间站、月球、火星等各处光学望远镜、射电望远镜、引力波检测工具等。

  随着AI在各行业应用更加成熟、普及,天文界也早早的使用了AI技术,二十年前夏华、花旗天文界联合打造了目前最强大的天文AI系统——天将。

  天将可按指令连接天文观测设备,代替人工寻找目标区域内的天体,观测目标天体的运行规道变化,掌握其规律,进而生成各项数据,存储相关图片和数据,一旦发生特殊变化或观察到匹配规则的现象,将发送提醒到相关项目联系人。

  林海是组长,把控着计划的总体进程,向台里申请计划运行所需资金、调用天文设备资源,决定着组内一些研究计划是否实施。

  另外,他有一个自己的小工作,便是记录、统计世界类似天星这样的可适合人类生存的行星,到目前为止,已发现有151万颗这样的行星了。

  “组长,在YH332900星系内有一个子星系KCT3325发现了近二颗类天行星,大的一颗KCTX03和天星差不多,小点的一颗KCTX04,都可能适合人类生存。”

  于飞流说着,把相关资料传给林海,一边继续说:“这两颗行星距离天星近二亿光年,所在星系有一颗恒星和八颗行星。其中KCTX03有一颗大卫星。”

  林海回应道:“知道了。”

  一边开始归档这两颗行星到类天行星库中去。

  对了这样新发现的类天行星,林海每天都可以看到,没有什么新鲜感,只有那些超大或比较奇特的行星才能让他感兴趣。他也可以把整理出来的资料发给媒体,让他们宣传出来。

  林海比较关注是一百光年内的类天行星,这样的距离,人类有到达的机会,而距离天星几千万光年乃至上亿光年的,只是远远看看就好。

  星系的研究是长期的过程,了解星系及其成员轨迹少则需要五年的时间,多的需要几百年甚至更多时间。也就是说KCT3325星系的研究五年前就开始了。

  花费多少时间探明星系行星轨道运行规则,是按星系最外层的行星绕恒星有规律运转周期决定的。按恒星引力大小不同,恒星引力小点的吸引行星相对少些,引力大点的能吸引的行星则多些。据目前为止,发现拥有行星最多的一颗恒星,其系内拥有八百多颗行星,最远的一颗行星绕恒星一圈至估计要九十多万年。

  下午三点多,林海接到台长的呼叫,要到他办公室开会。

  进入台长办公室,其他九个科题组的组长都已经到齐,正在台长小会议室中等待。

  台长正坐在自己办公桌整理着资料。台长名叫李凯文,五十一岁,人长着胖胖的,秃头,看上去很和善。

  林海走进会议室,坐在东阳边上。

  东阳说道:“佘山行星深度体验馆已经完工,现在正在安装设备,布置场景。”

  佘山行星深度体验馆占地六万平方米,位于天文台后面,第一期项目以苍海星十个场景为体验环境打造。

  苍海星离天星太远,单程九十多年,来回一百八十年之多,而且费用巨多,对于普通人来说,永远到不了苍海星旅游,观赏苍海星上绝美的风光。

  夏华天文台的谢于辉教授认为,可以在天星上建个体验馆,将苍海星上几个场景进行深度VR改造,让游客拥有恍若真实的旅游体验。

  谢于辉教授的建议得到大众的支持,古都天文台趁机提出行星深度体验项目可行性报告。

  可行性报告中提到,建造行星深度体验馆占地六万平方米,耗资五百亿联合币,历时五年,建十个场景。

  行星深度体验馆方案最终获得联合政府的批准。于五年前开始奠基,花费五年建造完毕,取名佘山行星深度体验馆。

  台长李凯文走进会议室,在主持人位置坐下,然后环顾了各组长,缓缓说道:“今天我参加了府里的会议,商讨科技新时代计划下的大框架。”

  “这次会议主要强调教育改革和物理、数学、化学等学科的基础研究转变。天文领域主要涉及配合学校教育需求,包括低年龄学生的天文启蒙教育。另外可以提出一些计划方案,需要契合科技新时代计划框架,一旦审核通过即可执行,资金会尽快落实。”

  “配合天文教育由天体物理研究课题组负责,东阳,散会后我们再细谈下配合问题。”

  东阳坐直身板,点头说道:“好的。”

  东阳是古都天文台天体物理研究课题组组长。

  李凯文又说:“这次各位组长的任务是在半个月内将你们组的计划方案提交上来,每个组1到2个。届时我们会优选几个提交给夏华天文总台,经过天文总台估评再提交给联合政府天文署。一旦联合政府天文署审核通过,资金即可下拨。”

  “你们的计划方案要有新意,这样好通过些。另外说个事,佘山行星深度体验馆已经建好,现在正在安装设备,大概二十几天后开始内部测试,我们天文台工作人员优先获得内部测试名额,届时大家好好去体验下。”

  一名组长说道:“好啊,据说以后收费800元2小时,这价格不低啊。”

  “可以带家属吗?”另一名组长问题。

  李凯文问答道:“目前不能,不过台里会考虑。大家还有其他问题,没问题散会。”

  大家互相看看,都没有什么问题,除了东阳,其他组长站起来离开会议室。

  走出台长办公室,大家兴奋的谈论着。

  一个被戏称为大嘴巴的组长说:“要不我们联合提交一个方案,就是将火星改造成生命行星的方案,一旦改造好,那人类将拥有另一颗天星。”

  林海连忙说道:“我觉得这个方案通不过,其实五百年之前有过争论,是改造火星还是改造苍海星,后来还是改造苍海星的人占了多数。原因有几个,第一个是改造火星耗资巨大,火星大气稀薄,没有海洋,改造成天星这样的环境,花费难以计量的资金和大量的时间。而苍海星和天星环境相差不大,只要把大气中有害气体消除即可。”

  “第二个是火星和天星同处天星系,离得太近,两者都有同样概率发生小行星、巨大陨石撞击的风险。而小行星撞击天星,正是史前恐龙灭绝的原因。还有太阳如果提前氦闪,将会释放巨大的能量,自身不断膨胀,吞没天星、火星所在轨道,那这两颗星球都会提前抛弃。”

  大嘴巴叹了一口气:“那只能提其它方案了,我一直是坚定的火星派。”

  林海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将台长所说的事向大家转述下。

  大家听说可以体验佘山行星深度体验馆,都很开心。

  一会儿智能助手收到一条信息,是小云发来的,说小云表哥来了,要林海下班后到她娘家陪表哥吃饭。



拥抱星际时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