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古都天文台

    在古都西南方向有座佘山,佘山上有个园区,在草木环绕中矗立着风格各异的建筑物和一些巨大的天文设备。这个园区便是古都天文台,是林海上班的单位。
早上八点多,天文台上空开始忙碌起来,各种飞行器连续飞来停靠在天文台停机场。从停机场走向办公大楼的人们互相打着招呼。
“林海,早上好。”
“小如,早上好。”
“感恩,林海。”
“感恩,肖维。”
办公大楼是一栋环形结构的白色建筑物,共四层,内层是个花园。
进了办公大楼,林海乘电梯上三楼。三楼是天体物理研究室,主要从事基础天体物理研究,包括20个科研团队,林海所在的2-05室是行星生命课题组,研究方向是原行星盘、行星的形成和演化、行星生命的形成和演化,林海任组长,共八个人。
走近办公室,迎面看到的便是几排办公桌,桌上摆放着显示屏和一些闪烁着信号灯的仪器。右边墙上是个巨大显示屏,和墙面平整,黑色的显示屏背景上运行着几个程序窗口,窗口内一行行代码往上跳动,其中有一个显示为完成状态。
办公室里三个同事已经来了,怡林、贝贝和赵北。
“林组长,早。”美女怡林的声音清脆的传来。
怡林五官精致,颇有姿色,是个博士后,才貌俱全,追求者众多,常来送花追求她的男士就有好几个。
“早”。林海和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林海的座位同处一个大厅,在最右下角,要宽大得多。
今天是星期一,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天星上一个月有三个星期,每星期十天,法定工作日六天,休息日四天。也就是星期一至星期六上班,星期七至星期十休息。
林海用手在屏幕上点了下,随即屏幕点亮,弹出了身份识别窗口,要求指纹和人脸识别。
这是放在桌上的一个仪器,上面有摄像头,底下是指纹识别器,中间还有dna检测器,灵敏度和安全性都很高。
林海伸过头看了看摄像头,并在用指纹识别器上按了下食指。屏幕上显示身份识别通过,随即进入古都天文台工作环境。
通过这个工作系统,古都天文台实现了无纸化工作流程。
“台长有指示”,林海看到了古都天文台台长发来的信息。
“今天我有政府会议要去开,台里的周会取消。”
林海阅读了所有的未读信息,并看了遍主要的研究计划进程。
“怡林,你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啊,哪里买的?”
甘晓丽刚刚走进办公室,就问起怡林。甘晓丽27岁,是华清大学天文系研究生,善于写作,组里很多文章都是通过她来润笔。
“好看吧。鱼美人女装专卖店买的,这几天有打折呢,店门口写着'迎科技新时代全店九折',以前从来不打折的。”
甘晓丽看了眼林海。“科技新时代,不是前几天刚开会决定的吗?林组长还参加了这次会议。”
贝贝说道:“这些商家速度挺快的。”
贝贝27岁,毕业于旦复大学天文系,研究生,她父母在教育系统工作。
“各位早。”张东和彤彤先后走进办公室。
彤彤38岁,是博士生,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几年。
彤彤进来后,拉着怡林的手,说她像仙女一样清丽脱俗,夸得怡林很高兴。
随后进来的是陆丹昵,博士后,30岁,善长于行星生命研究。
陆丹昵和众人打了个招呼,经过张东办公桌时,对张东说道:“张东,这个蜜月很幸福吧。”
张东笑着回答:“当然,有美景,又有美人相陪,当然很幸福了。都说屏周山水秀天下,果然不虚此行。”
屏周是闽山郡宁德府管辖的屏南县和周宁县两个县城,景点众多且优美,夏天特别凉爽,有天然空调之称。历史上众多皇帝在炎夏时节前来避暑,在屏南县古峰镇建有巍峨的行宫,行宫现在已经成了景点。
屏南县境内鸳鸯溪、双溪古镇、仙山牧场、岭下水松林为代表。
5A级景区鸳鸯溪,被誉为仙境,奇山林立、瀑布众多、奇石异洞,每年都有几十万只鸳鸯来此越冬,大量鸳鸯戏水于清溪之上,颇为壮观。
双溪古镇是4A级景点,拥有二万多年历史,以古老县城和农耕文化相兼合为特色。
周宁县境内以九龙际瀑布、鲤鱼溪、滴水岩等山水景观为代表,吸引大量游客游览。
“好羡慕啊。张东,你这一结婚,现在不知有多少女人为你伤心难过了。”贝贝笑着说。
“有吗。我有这么大魅力吗?”张东笑着问道。
陆丹昵说道:“有啊,隔壁办公室就有小姑娘暗恋着你。你结婚了,心可要收一收啊。”
“你把我当什么人,本公子可是专情的人。”
贝贝说道:“嘻嘻,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九点钟,于飞流匆匆赶来,微微喘气。
于飞流25岁,研究生,古都科技大学天文系毕业。
张东笑着对于飞流说:“飞流,太准时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好几次都这么准,你是掐着时间过来的吧。”
于飞流鼻子里哼了一声,没理他,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林海抬头环顾下,说道:“大家花点时间整理下资料,在工作系统中做好统计和工作报告。”
“好的。”大家应了声,开始忙碌的统计。
天文台属于事业单位,管理比较宽松,上班也相对轻松。不像私营企业,成本和利润算得很精,尽可能让员工利用好每一分钟投入努力工作,而不是闲下来没事干。
林海所在小组的工作是执行已经安排下来的天体观察、行星生命研究、协助其他科题小组或其他院校完成复杂的天体观察任务。
经过一个多钟头的统计和观察,小组成员的统计报告和都工作报告都提交了。林海翻看了一遍,并整理下,然后从抽屉中拿出电子薄。电子薄和电子菜单差不多,靠近桌上的蓝牙器,屏幕上右下方显示出电子薄的小图,把整合的资料往那小图中一拉,需要的资料就显示在了电子薄上。
林海一边走向办公室内的小会议室,一边招呼大家开会。
林海坐到会议桌主持人位置,等大家坐齐,林海开始了会议讲话。
“上一周我们组里总共有20个观察任务,其中12个是自主任务,7个是协助任务,1个是遗留任务。有一个完成,11个还需继续观察。”
“很高兴的是,这个完成的任务是BJ3325,已经连续了1232年,终于完成了。BJ3325是一个将要死亡的恒星转变为恒星黑洞的观察任务,由北都天文台主办,众多天文台和院校参与的一个大任务。”
“这个任务的完成,具有重大的科研意义,人类第一次见证了恒星向黑洞的转变过程,这其中的大量资料极具珍贵。”
“BJ3325花费了几代天文人的心血,其中也有我们组的功劳,为此,我们给予热烈的掌声,庆祝它的圆满结束。”
会议室响起了掌声,等掌声停歇,林海继续说:“苍海星环境改造计划中我们投放的天星生命现在有了部分结果,有一部分动植物可以存活。丹昵,这个是由你跟踪的,你来详细说说。”
陆丹昵拿出电子薄,往墙上的大屏幕推出投影,屏幕上便显示出一张表格,左边列着众多的动物、植物名称,中间是考察时间。
“各位,苍海星改造是个大项目,目的是让人类可以在苍海星上自由生存,包括空气、水源、可食用的动植物。”
“苍海星上对人类影响最大的是有毒气体硫化氢,最早含量占空气的7%,经过四百多年的持续改造,目前含量占空气3%,依目前的进度,再过四百年,就会彻底解决硫化氢问题,到时人类可以在苍海星上自由呼吸,不需要再配套过滤设备。”
“我们天文台的任务是在苍海星投放一些天星上的动植物,一方面是观察这些动植物在苍海星上的生存情况,另一方面是为了解决人类在这颗星球上的食物链问题。目前,投放的土豆、地瓜都能很好适应苍海星的环境,而像苹果、桃树之类果树不能结果。蚯蚓、泥鳅、众多鱼类已经适应,而蜜蜂、兔子、鸡鸭鹅则不能生存太久,猪类会产生严重的肺病。”
人类之所以在天星上可以吃我们常食用的动植物,是经过了一代代人的不断适应。即使是今天,还有一些人对芒果、海鲜过敏。
在一个陌生的星球上,上面的动植物含有一些特有的物质,有些物质对人体是不适应的,可能造成过敏,甚至是致命的危害。
投放天星上的可食用动植物,可通过几百年时间进行观察,只要它们的基因没有发生大变异,食用对人体无害,就可以加大投放培育,满足在上面生活的人类需求。
目前,苍海星共有一百六十人,天文、环境改造、生命观察、航空等专业人员,每五到十年从天星上运一批人上来替换。毕竟在非母星球上生存太久并不好,包括对基因的影响,特别是对后代的影响。
进行星际探索任务的人往往都是已结过婚、已有子嗣的。长期在太空中,包括宇宙射线在内的辐射对人体基因会起着影响,虽然可通过药物来消除、弱化这种影响。但人类不敢大意,不敢让这些人再生育,生育的后代可能有基因上的变异或缺陷,一旦繁洐开来可能会将这种基因缺陷继承给一代又一代人,产生的后果将是可怕的。
陆丹昵继续说:“我们和众多生物学家研究后认为,要想让更多的动植物在苍海星上生存,还得进一步改善空气,降低有害气体如硫化氢的含量。”
陆丹表示已经说完,彤彤开始汇报她的工作情况:“和平星是一颗类似火星的行星,大气层相对稀薄,重力只有天星的1/2,昼夜温差极大,赤道附近,白天温度可以达到20℃,夜间会骤然降低到-80℃左右。火星两极的温度更低,最低可以达到-139℃。”
“目前在和平星南极深层土壤中发现一些细菌生命。根据Hp2355计划,我们在和平星一些实验点投放了天星上细菌和微生物,但先后都死亡了。分析认为,是和平星上环境恶劣,温差大,紫外线强,空气干燥。”
怡林汇报她的研究情况:“青龙星最早只有藻类和一些浮游微生物,这几百年来,人类投放了大量海洋植物,包括蓝藻、海带等,它们存活下来并且发展很快。十年前投放了小虾、贝壳类生物,也很快适应了环境。半年前我们组投放了草鱼,根据海洋生物监视器检查的结果,草鱼存活并繁殖开来。”
林海接着说:“上周,我们组里没有增加新的任务。从台里转来的协助观察任务有几个,跟生命命题相关的有2个,一个是花旗休斯顿大学的主持的极光星微生物生命观测计划,另一个是不列颠剑桥大学主持的在方舟星投放微小生命体计划。”
“对于这两个计划,大家有什么意见。嗯,另外要提前说下,随着全球科技大会的召开,会议提出了科技新时代,估计我们也会有新的举措。台长已经去开会了,我们在等他消息。”
陆丹昵说道:“那我们先等台长的消息吧。”
张东也说道:“既然科技新时代提出来了,那台里迟早会有新的行动,我们也需要准备一些新的研究计划。”
林海说道:“是的,我这几天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之前递交过几份研究计划书,被台里驳回了,理由是经费预算有限。其中有2份是关于寻找外星文明遗址。”
“大家知道,人类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任务外星文明痕迹,有二种可能情况,一种是外星文明离我们太过遥远,我们无法探知;第二种离我们相对近的外星文明现在已经灭亡,只留下了一些遗址,但如果不仔细搜索,会被我们忽视掉。一些看似没有生命的行星之前可能是宜居行星,只不过随着漫长岁月的变迁,运行轨道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不宜居。”
“所以我们除了寻找外星生命外,还要增加对外星文明遗址方面的探测。我准备再改下计划方案,再次申请台里审批。”
会议继续进行,回顾了上周各项任务情况,结束时已到吃饭时间。
东阳走进办公室,递给林海一个木盒,雕龙画凤,上面四个大字——《王氏家训》,说道:“这是王青叫我转给你的,他们的祖传家训书,很有名气。”
林海接过木盒,打开一看,木盒内静静地躺着一本蓝皮书,上面同样有《王氏家氏》四个大字,左下角有三个小字——王明阳。
林海翻看起这本书来,是仿古纸,质量上乘。
“王青有心了,谢谢他。有空再看。”
林海把书放回木盒,放在抽屉里。
“东阳,张东,走,我们先吃饭去。”
三人走出办公室,向天文台食堂走去。


拥抱星际时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