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聚会七宝古镇

    七宝古镇座落于古都西南方向,占地二十一平方公里,以七宝老街为中心发展而起。
七宝老街内有七宝学院,为重点保护景点。世元12891年,华宋国每三年举办一次的科举考试中,罗远一举夺得状元,这罗远从小便是就读于七宝学院的前身——七宝学堂。
罗远才智过人且长袖善舞,深受皇帝重用,后来官居丞相。他在位期间,大力支持七宝建设,尤其重视教育,花费重金扩建七宝学堂,从先前的两间学堂扩展到十几间学堂,改名为七宝学院。并聘用七宝本地及周边有学识的秀才、举人为老师,广招学生。在此后二三十年间,便有二十几名学生考取榜眼、探花,有一名再荣获状元。
此后,七宝学院影响力越来越大,和白鹿学院、首京学院、书海学院并列为华宋时期四大学院。
罗远年老,辞官荣归故里,在七宝修建老宅,怡养天年。晚年还在七宝修路铺桥,为百姓谋福利。
罗远当年住的房子如今还在七宝老街,现在被命名为罗远故居,也是重点保护景点,离七宝学院只有几百步之遥。
晚年,罗远还常常拄着拐杖来到七宝学院,坐在学院后院的藤椅上,晒着太阳,眯着眼睛,听学堂内的学生朗朗读书,“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罗远去世后,七宝学院继续发展,人才辈出,成为夏华历史上各个王朝政治上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同时也为七宝建设做出贡献。
自罗远逝世四百年后七宝从最早的一个村落发展到拥有十几条街道的小镇,这便是现在七宝老街的雏形。此后七八千年以七宝老街为中心不断扩建,至华清国时期,七宝古镇便保持现在的布局基本不变。
七宝老街具有水乡的特色,几条南北通向河流将老街分割成个三街区,街区之间各有三四条石桥相连,桥下画舫穿行。看那老街店铺林立,标准白墙黑瓦、红漆门窗的二层建筑。大理石板铺成的街道游人如织,穿着具有古典风格华宋时期的衣服,男人穿着青杉布衣或丝绸大褂,女人穿着绿红粉白的各种颜色的轻纱、女衣。如果不是看到上空飞着拍照或贴在身上的智能助手,还以为是深处古时哪个朝代。
七宝老街从北到南为小商品街,小吃街,博玩街,其中小吃街最为繁华,内有七宝酒坊、叫化鸡、酱鸡、崇明糕,酸辣粉、手工塌饼、奶茶、汤圆、臭豆腐、猪膀等各种专营店铺。慕名而来的人可以不买小商品、但总要吃些东西。故此小吃街总是出现人潮涌动的热闹情景。
在小吃街靠河的一边,是一大排的茶楼,离热闹非凡的南大街稍远一点的一个茶楼,此时走进一对男女,男的穿着一身黑红相间的丝绸大褂,手里晃着一柄手工折扇,面容稍为帅气,有点贵公子的气质。女的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肤白高佻、模样俏丽的女子。正是林海、小云二人,二人并肩走上二楼,找到梅花二号茶间,迎面就看到了室内五人。
“好一对佳人,林海、小云过来,大家认识下。”
国字脸、长得微胖的东阳拉着林海的手介绍说:“这就是我你们说过的林海,人虽年轻,却已经是行星领域专家,入选优秀级宇宙科技工作者名单。这位是小云,林海的夫人,从事深空高科技材料研究。”
“幸会幸会。”
最左边一个身穿西装、仪表堂堂的年轻人上前一步,手按在左胸前,鞠躬道:“感恩。早已听闻林先生的大名,今日一见,王某深感荣幸。我叫王青,徽山郡阜阳府颍上县人,平时写些科幻小说。”
林海觉得这个名字很熟,上前和王青握手,东阳说道:“林海,王青可是徽山郡的世家,其祖上可是华唐时期鼎鼎大名的王明阳,尚书令。”
林海眼睛一亮:“王明阳!!!”
不经意对王经多眼了几眼,“徽山王家可是有名的世家,成为众多朝代政坛上的中流砥柱,今天有幸遇见王家后人,三生有幸。”
王青不好意思说道:“王某惭愧,祖上都在政坛上发展,只有我爱好文学,写些科幻小说,愧对先祖。”
“林海,这王青啊,我们平时都叫他书生。电影《莽星上的孩子》就是他的小说改编的。”东阳笑着补充。
林海恍然大悟,说道:“怪不得听到你的名字很熟,这电影很不错,耐人回味,特别莽星的教育具有现实借鉴意义。”
“好了,等会你们再聊,这位是李文,宇宙矿产资源研究所工作。这位是张栋勇,太空垃圾处理所任工作。这位是何星海,在星际母舰设计局工作。这位是高古业,在月球基地工作。”
大家认识过后,一一落座,东阳坐在主位,开始烧水泡茶。
“千年古都看外滩,万年古都看七宝。这七宝古镇果然名不虚,文化底蕴很深。身上这套衣服买得很值,质量也不错。”
王青摸着身上的丝绸衣服说道。
林海笑笑:“二百年前七宝没有这规定,后来来旅游的人太多,超过了能承受的范围,就开始在八大门外设立门卡,只有穿着古装才能进来。”
“大家好,我来晚了。”张东从外面走了进来,和大家打招呼。今天张东穿着一身休闲装,整个人看上去阳光、帅气。
东阳又为彼此介绍了一番,各各落座,此时茶已泡好。
“这是武夷山大红袍,大家尝尝。”东阳将茶水倒在每人面前的空杯上说。
戴着金丝边眼睛的何星海闻了闻气味,品了一口点头说道“味道淳厚,有岩味,好茶。我平时就喜欢喝喝茶,尤其喜欢红茶类。”
何星海又喝了一口接着说:“我一直在北都,这次来古都是有会议要开,要不然很少会来古都。各位以后到北都一定要找我,茶肯定是少不了的。”
“肯定会找你啦,不找你找谁。”东阳说,接着对其他人说:“他家里那么多好茶,像个茶叶博物馆,很多地方没有的茶叶他都有。啧啧,不白喝可惜了。”
“哈哈。”大家笑了起来。
那边张东对小云轻声说:“几天不见,嫂子是越发漂亮了。”
小云微笑地拢了下长发:“真的啊,还是张东会夸人,林海就没见他夸过。”
“这话不对,我咋没夸过呢,昨天还夸过呢。”
“是吗?我不记得了。”
“明天起一天三夸好了。”
“才不要呢。要真心实意的夸,而不是敷衍了事。”
张东附和道:“对,要真心实意。”
林海瞪了张东一眼:“我说张东,你老婆怎么没带来。刚度完蜜月,就把老婆撂在一旁了。”
“没有的事,燕燕和她闺密一起玩去了。”
东阳又给大家添了新茶,说道:“提前把大家叫过来,是古业晚上就要回月球基地工作,没时间吃饭了。我和古业是高中同学,关系很好。他去一趟月球基地,就要半年,回来一趟不容易。”
古业感叹道:“是啊,回来一趟休息一个月,感觉时间很短。幸好月球上有网络,可以和情人朋友视频聊天,消遣无聊时光。”
李文说到:“我有时会到月球考察,在月球上生活确实很单一,荒寂的大地,在基地外走动都要穿着厚重的宇航服,不方便啊。以后到月球基地就找你,加下你社交ID,方便联系。”
“一言为定,来,认证下。”
两人智能助手互相认证下,加为好友。
“大家都互相加下吧。”张东提议道。
“好。”
大家相互加为好友后,王青说:“以后大家多联系,我是写科幻小说的,平时需要很多素材,避免不了向大家取经。此前我看过林海先生的《行星与文明的内在关联》这篇论文,受益匪浅,有些理论都写到我的小说中了,在此王某表示感谢。”
“原来是林先生所写,我闲来时看过一些宇宙生命的新闻报道,里面引述过这篇论文的观点。今天能看到作者,真是荣幸之至。”
张栋勇说着举起茶杯,带着敬佩的目光,接着说道:“以茶代酒,敬林先生一杯。”
林海端起茶杯说:“张兄弟不要客气,以后大家叫我名字好了,我的名字——林海。”
“好。林海,在很多科幻小说中有出现大量的星际文明,而我们找了几千年连外星的毛都没找到,难道整个宇宙就我们天星人类这个文明吗?”
“栋勇问的问题,人类也想了几千年。在我的论文中有过总结,有几种理论,一是偶然事件引起的群体进化论。高级动物进化到高等智商动物是偶然事件,有外部环境剧烈变化的引起的,为了生存,不得不做出巨大转变。”
“三百万年前,一颗陨石撞击天星,扬起了巨大尘埃,在天星西部遮天蔽日达三年。这三年中,由于没有阳光,树木不能进行绿化作用,树叶枯萎掉落,没有了开花结果。生长在这里的众多猿猴没有了食物,先后往东边迁移。其中有一支善于双臂摆荡的树栖猿猴,手短足长,髋关节和膝关节完全打开伸直,腰椎形成S形曲线,能进行半直立行走。”
“这支猿猴在东迁过程中,和其它族类猿猴走了不同方向的路,到达一片森林后便在这里安家,此处靠近长江,由于猿猴数量众多,森林中食物无法长时间食用,为了满足猴群的生存问题,除了食用树叶、坚果、昆虫,他们开始在山中捕猎小型肉食动物。”
“经过几代猿人长年累月的捕猎,他们逐渐习惯了直立行走。在捕食过程,从早期的扔石头到学会挖陷阱、使用木棒,并用藤类绑住尖石和木棒制成简单的狩猎武器。”
“经过长期的经验传承,他们的后代脑容量越来越大,并拥有一些智力,这样,人类的祖先智人诞生了,又经过约十万的发展,进化成了现在的人类。”
“可以说,能不能直立行走和制作使用工具是人类和其它动物的最大区别,也决定了一个物种能否进化为文明物种。大家也看到,目前天星和已发现的几大生命行星,只有人类是文明物种。如果不是陨石撞地球这样大事发生,又有一支特别的猿猴种族,恐怕就不会有人类的诞生。同样是碰到这类灾难,其它支派猴类到现在还是猴子,智力未开。可见,宇宙中文明物种的诞生是多么的稀少。”
“二是星系稳定性理论。我的研究让我总结出,一个有利于文明物种诞生发展的星系,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外部环境,而最为理想的是母星际外层的子星系。”
“为什么这么说呢,相对于外层星系,中层和内层星系环境更为恶劣,要同时应对内外星系引力约束,更多射线幅射,更可怕是星系间的碰撞、合并。每一个母星系中央都有一个巨大的黑洞,越靠内层,行星越有可能被黑洞吞蚀的可能,更多可能是黑洞引力造成子星系的不稳定,当然,这个时间可能是很漫长的。”
“我们所在的天星系处于河银系最外层,后来找到的几大生命星球都是处于各母星系的外层,这就是我们的理论依据。”
“子星系也需要稳定性。这个子星系中央需要至少一颗恒星,如果是多颗恒星,也需要有稳定的运动轨道,而生命星球则处于这个星系适合生命生存的生态圈内。”
“还有就是行星内部生态链的稳定,遵合自然界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法则。”
“三是文明的时空差异论。两个文明不能彼此接触,一个可能是空间上的距离太过遥远,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另一个是时间上不对应,一个文明进于宇航时代,另一个文明可能早已灭亡。即使只有相隔几十光年,如果不去仔细寻找,文明的遗址早已埋葬在厚厚的灰尘之下,不为人所知。”
“正是这三个理论,在茫茫宇宙中难以发现另一个文明星球的存在。”
林海讲完,喝了口茶。
王青说道:“科幻小说中,一个文明寻找其他文明,可以发射探测器,或向宇宙中发射引力波,或者发射有规律的光线。而在现实中,我们接收到的信号都很弱,到天星上的引力波最后发现是中子星合并、黑洞合并引起的。”
林海点头说道:“是的,向宇宙中发射的引力波、光波,在以光年为单位的旅途中,穿越过各类星际尘埃、小行星、各个星系,最终到达另一个文明星球,已经是面目全非,变成没用的片断信号。”
“而我们发射的探测器,最远不会越过十光年,就已经损坏。而这十光年,对浩瀚的宇宙中说,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一小步而已。”
古业说道:”我看过一些科幻片,可以通过空间折叠或曲率飞行,以最快的时间到达目的地。这些技术有可能实现吗?”
东阳笑着说:“在一张纸上戳了两个窟窿,把纸折起来,两个窟窿便叠在一起。如果空间也能像纸一样折起来、压缩起来,那从一个星系到达另一个遥远的星际就变得容易。”
“但电影中很取巧地使用了纸张,如果是十公分厚的钢板呢,能用手轻松折叠吗?”
古业摇摇头:“不行。”
东阳接着说:“把两个空间点压缩折叠,这需要支点,也需要无限的能量,同时也带来巨大的破坏。想想看,这个压缩的空间中有多少天体、星际尘埃。真的能进行空间折叠,也只有神主才能办到。”
林海摇摇头说:“曲率飞行或曲速飞行也是做不到,最快飞行还是直线飞行,目前最快速度也只能达到光速的1/22,从光速1/25提高到光速1/22整整花费了人类1600年时间。”
“科研的路是条艰辛探索的路,越往上走越难。星际航行,除了可以借助引力弹弓来提高速度和减少些时间,没有其它捷径可走。”
林海如是说。

拥抱星际时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