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五百年的实验者

    吃过午饭,小云的爷爷提议下去散散步,有益身体健康。

  搭着电梯下楼,一群人走出大楼,唯有太爷爷是坐着智能轮椅出来。

  正是午饭时间,养老院里走动的人明显多了起来,很多人都往同一个方向走去,那是去食堂的路。

  大路两侧树立着一棵棵大树,茂盛的枝叶彼此相连,正午的阳光透过树叶尖隙洒在大路上,留下斑斑驳驳的光点。

  沿着大路往前走一百米,看到了食堂所在大楼,也是一栋居民楼改造的,底下二层是食堂。而这栋楼房旁边还有一栋五层的建筑,是养老院医务中心,此时进进岀出一些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

  “医务中心会处理一些小手术,大手术会转移到附近的大医院。”

  小云爷爷说道,一边拐向左边的道路。

  再走一百米,便看到了花园中心,外侧有一条跑道,中间放置着健身器材,种植着观赏性植物。跑道上面已有不少老年人在慢走,也看见年轻的后辈陪着长辈散步,一边说着话。

  现在已经是秋天,有些凉,老年人穿起了夹克,年轻人穿着长袖。

  “李叔,老李,你家孩子来看你们了,好福气啊。”

  住在同室的老人何伯走过来说道。

  何伯八十多岁,老伴已经过世了。两人年轻时没要孩子,肆意地玩,看过天下美景,上过月球和火星。现在常常跟人念叨:“当初不生孩子的决定,我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如果有了后代,心中有了挂念,有了期盼,是不是会好点。”

  这年头,像何伯这样没有子嗣的家庭数不胜数,幸好一些生育多的家庭,平衡了整个社会生育率低的问题。

  前几天有个新闻说到有个母亲生育了十个孩子,被评为模范母亲,他们的家庭被评为模范家庭。据说,这个母亲每个月的补贴超过了普通白领的工资水平。

  “何伯好。”

  “何爷爷好。”

  一家人礼貌地向何伯问好。

  何伯跟上大伙,边走边说:“老李,欧阳叔早上跟我说了,他要申请安乐死,我早上代欧阳叔向养老院打听安乐死的手续步骤。”

  “我打听清楚了,先由申请人写出申请,上面列明安乐死的原因,然后再五个以上亲人或朋友作为亲友见证人,在申请书上签字。还要准备病历,医生对医情的分析材料,递交到养老院后,养老院再次确认申请人是自愿申请安乐死的,并且身患痛苦。确认无误后养老院给予盖章,然后递交到古都政府民事公证办。”

  “之后二十天内,古都府会派遣公证组过来处理公证事宜,到时,我们室友要见证下。这两天,欧阳叔会跟你们说这件事,欧阳叔的情况你们也是知道的。”

  林海听岳父说过,爷爷有个室友叫欧阳康,岳父叫他欧阳叔。欧阳康是五百年前出生的,经过五百年人体冬眠,冬眠那年四十八岁,人体冬眠结束后肉体岁数相当于六十八岁。

  欧阳康性格开朗,他常常对人炫耀说:“我父亲是斯坦爱因的弟子,我亲眼见过斯坦爱因,还和他说过话。”

  此时,很多人用仰慕的眼光看着他。

  欧阳康记得,那时他还年小,他爸爸带着他去找爷爷,在办公楼走廊里,他们遇见了斯坦爱因。斯坦爱因穿着一件黑色皮衣,脸上留着大胡子,其他细节欧阳康不记得了。

  欧阳康的父亲上前躬身行礼,并拉着欧阳康,说:“快向爷爷行礼。”

  欧阳康行着礼,一边说:“爷爷好。”

  斯坦爱因回应道:“小朋友好。”

  斯坦爱因说完就走了,留下父子俩呆呆地看着这个传奇人物的背影远去。

  欧阳康从此再也没遇到过斯坦爱因,他和斯坦爱因的对话一共就七个字,“爷爷好”,“小朋友好”。

  欧阳康后来在华清大学学习生命科学专业,毕业后从事生命科学研究,参与了人体冬眠5.0项目立项。

  47岁那年,欧阳康妻子在一场交通事故中遇难。欧阳康非常悲痛,他非常爱她的妻子。

  他觉得生无可恋,孩子已经成家,无需他帮助,他毅然报名人体冬眠5.0实验志愿者。

  人体冬眠4.0及之前的版本,冬眠时间最长一百年,冬眠中自然老化也较多,基本是十比一损耗比,就是人体冬眠一百年,肉体上相当于在正常环境下过了十年。

  人体冬眠5.0突破了之前的范围,冬眠时间从200年到1100年,损耗比更低,理论上可以达到五十比一。也就是说在5.0冬眠仓中冬眠500年,肉体上相当于在正常环境下度过了十年,当然,这是理想状态。

  得益于生命科学的进步,人体冬眠5.0还有个突破,就是唤醒后恢复时间大大缩短,只需要二三天就可以恢复正常。

  第二年,欧阳康48岁,和其他一百一十六个志愿者一起,开始了人体冬眠5.0的漫长实验。

  一百个人分10批,第一批200年,5人;第二批300年,6人;第三批400年,8人;第四批500年,10人;第五批600年,10人;第六批700年,12人;第七批800年,14人;第八批900年,14人;第九批1000年,16人;第十批1100年,18人。

  所有志愿者中,年龄最大的55岁,最小的18岁。年龄最大的人叫孔厦,在第二批志愿者名单中,人体冬眠300年。欧阳康年龄排第二大,在第四批志愿者名单中,也就是说,他要人体冬眠500年,才能唤醒。

  随着时光的流逝,前三批志愿者先后被唤醒,除了孔厦,其他人一切正常。

  孔厦恢复后,患有轻微头痛的症状。医生检测后认为是偏头痛,采取保守方法调理一段时间后,症状消失。

  欧阳康被唤醒时,已是500年后,唤醒时头脑昏昏沉沉,还带有些头痛。

  几天后,身体恢复活动,但头痛更剧烈,这才引起医生和专家组的高度重视。经反复检测,和孔厦一样,是偏头痛,但病情严重多了。

  和欧阳康同一天被唤醒的10人中,只有欧阳康有偏头痛问题。

  专家组开了一次会议,将这十名志愿者和前三批志愿者资料进行对比、分析,专家组组长林北山总结认为,40岁之后的人进行长期人体冬眠,有患偏头痛的风险,冬眠时代越长,风险越高,症状越明显。

  专家组对这个问题进行更深入的研究,要找到解决办法。

  随后一年中,欧阳康进行了一系列针对性治疗,逐渐好转。但有时还会有偏头痛的问题,于是随身携带药品,以备不时之需。

  此后几十年中,欧阳康最关心的事,是人体冬眠可能患偏头痛的问题,有没有解决办法,他经常打电话问专家组。

  对欧阳康来说,48岁那年他的生命已随妻子的离世而死去,现在活着已经是赚了。他是个实验品,活着为了人体冬眠5.0能够解决已存在问题,最终帮助人类走向遥远星际的征途。

  79岁那年,欧阳康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回复:“找到了解决办法”。

  经过科学家研究,在长期低温沉睡中,脑部会发生细微的变化,人体冬眠4.0及之前几代,冬眠时间最多100年被唤醒,进行几个月的恢复,会将这种变化消除。人体冬眠5.0采用了更先进的沉睡技术、唤醒技术和恢复技术,使用了全新的营养配方,能够消耗更少的资源,减慢新陈代谢,但脑部发生病变的情况并未解决。

  年龄越大,冬眠时间越长,脑部发生病变的概率就越大,所以才有孔厦和欧阳康偏头痛的事发生。

  后来研究发现,只要往营养液中增加三倍两种维生素的含量,就可以大大降低脑部病变的风险,而且对人体无任何副作用。

  人体冬眠5.0专家组经过会议表决,通过新营养液配方,对还在冬眠的志愿者供应了新配方营养液。

  得到了满意的解决方法,欧阳康放宽了心,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玩就玩,日子过得很逍遥。

  只是随着人老体衰,头疼的毛病越来越严重,关节炎和其它身体毛病越来越多。

  时年102岁,不堪病痛折磨的欧阳康叫何伯代他申请安乐死。

  下午2点钟,所有室友被何伯召集回来,林海小云他们也在。

  欧阳康的房间在中间部位,此时室内外围满了人,大部分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有几个年轻人围在床边,带着哭腔叫着太公,看来是欧阳康的后代。

  欧阳康靠在病床上,穿着睡衣,看上去非常憔悴,但人很清醒。

  站在病床旁边的何伯开口说话:“我把大家叫来,该说的都说了,现在请欧阳康老先生亲自跟大家交待下。”

  所有人都看向欧阳康,欧阳康努力坐直身体,对大家说:“很抱歉把你们都叫来,是想让你们见证下我是正常状态下自愿申请安乐死。”

  “我叫欧阳康,552年前开始了一项人体冬眠实验,被唤醒后患得偏头痛,年老后越来越疼,只能依靠药物缓解疼痛。除此之外,关节炎、糖尿病、高血压等诸多疾病折磨着我。”

  “我余下的生命时光对社会做不了任何贡献,为了减少痛苦,我申请安乐死,我恳求大家作为我的证人。”

  欧阳康说完拿出一叠医院和养老院医务中心开具的病情证明、病历。

  何伯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文件,对大家说:“各位,这是欧阳康老先生的安乐死申请书,肯帮助作证人的人,在最后一页亲友证明人那一栏签上名字,并按上指纹。文件我放在大厅的桌上,桌上有印泥。”

  何伯走出房间,将文件放在大厅桌上,让人签字按指纹。

  这时,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西装革履的年青人走入房间。

  “高律师,您好,请里面坐。”

  欧阳康的亲属将高律师请入房间,坐在床边。

  高律师对欧阳康说道:“欧阳先生,我是正华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高亭伟,受您的邀请,这次专门前来办理遗嘱见证业务。”

  高律师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拿出一份遗嘱文件和水笔,并拿出录音笔,调整到录音状态,放在两人的中间位置。然后拿起遗嘱文件和笔,做好记录的准备。

  欧阳康向高律师点点头,然后从枕头边拿出一包资料,打开后对高律师说:“这是我在古都和北都两地共两套房子的房产证书,这是三家银行的银行卡。这些财产由我这4个亲人继承。”

  欧阳康指了指面前四个年轻人,高律师看了看他们,然后点头。

  欧阳康接着说:“我死后,尸体火化,骨灰埋葬在我爱人树葬的那棵树下,那是古河坟场k3985号树。”

  高律师快速地记录着,房间里响起沙沙的写字声。

  高律师写完,看着欧阳康,问道:“欧阳先生还有其他事项需要嘱托的吗?”

  欧阳康摇摇头,说道:“没有了。”

  高律师点点头,开始正式起草遗嘱。

  大厅桌子围着一群老人,在文件上签字按指纹。

  小云太爷爷太奶奶、丽霞他们一家没有签字,他们是虔诚的神主教徒,不会赞同安乐死。

  《无忧经》上记载,人不得自杀,否则会堕入地狱,经受无尽痛苦折磨。

  而安乐死也算是自杀。

  一个小时后,高律师写好遗嘱文件,欧阳康签字。

  高律师收起文件,对欧阳康说:“我还要回律师事务所盖章,并留存一份。盖章后遗嘱就生效了,等会我再送来。”

  欧阳康对旁边的后辈说:“小田,去送送高律师。”

  小田起身,恭送高律师离开。

  欧阳康对着旁边的后辈说:“能参与一项几百上千年的伟大试验,我这辈子值了。这几十年来,感谢你们父子的关照,让我活得舒心,晚年有了依靠,心中有了温暖。”

  看到后辈在抹眼泪,欧阳康轻轻拍拍他的手说:“孩子,不要难过,人总是要死的。我死后,记得把我的骨灰树葬,和我的爱人葬在一起,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太公,我知道了,一定按您的吩咐去做。”

  年轻的后辈问答道。

  林海几年前参加过自己爷爷的葬礼,也是树葬。

  现在人死后基本上都是火化,火化后的骨灰有土葬、水葬、太空葬、树葬,或者按照死者的要求,洒向他处。

  土葬就是把骨灰装在骨灰盒里,埋在地下。

  水葬就是将骨灰洒向大海或江河。

  太空葬是将骨灰盒带到太空后,把骨灰倒在太空中。三四百年前很多宇航员死后就是采用太空葬来处理骨灰。

  树葬是近百年来流行的安葬方式,很多坟场都设在树木繁多的森林中。

  林海记得,爷爷举行树葬那天天气阴暗,就像他当时的心情。

  林海和母亲披麻戴孝,跪在场中的跪枕上,匍匐着身体。

  亲友们穿着麻衣,表情肃穆。请来的法师在高声念诵着《无忧经》的一些片断。

  在那棵已经挂着不少名签的大树下,坟场内的四个工作人员挖了个比较深的坑。

  林海和母亲在法师的示意下,轮流将骨灰倒入坑中,随后两人手捧一掬黄土,洒在骨灰上。

  在法师的诵经声中,工作人员挥动铲子,将坑用土覆盖整平。

  接着,工作人员在树干上钉上早已做好的名签。

  名签由防腐木做成,上面雕刻着死者的名字,名签可保留二三百年不腐烂。

  法师走到已填好的坑前,举起双手,面向西方,高声说道:“愿神主召唤你前往无忧世界,获得清净快乐。感恩。”

  法师将右手放在左胸,四面鞠躬,向所有生灵感恩致礼。至此,法事结束了。

  林海回忆起爷爷葬礼的往事,好像就在昨日,不禁感叹时光匆匆。

  又有一批客人前来看望欧阳康,感觉套房人多了。小云爷爷提议下楼走走,大家便搭电梯下楼。

  秋季的白天过得很快,走出大楼,便看见太阳慢慢西移。

  漫步在落叶点缀的林荫大道上,一家人感叹着红颜易老,生命易逝。

  爷爷随口吟道:“

  秋风萧萧,

  落叶飘飞。

  夏是浓绿,

  秋染成红。

  清清溪水,

  映照我影。

  南飞雁群,

  不为我伴。

  山河万里,

  锦绣如画。

  夕阳美意,

  只叹黄昏。

  ”

  一家人细细品味,林海赞道:“爷爷好文采,有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心境。”

  爷爷哈哈一笑,说道:“随心而作,不讲究对仗工整、押韵等,上不了台面的。”

  “人老了,总是回忆从前的事儿,我们啊,是活在过去。这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人就是这样一代代走过来的。”

  爷爷感叹着,接着说:“想我们年轻时,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不做一番功名不罢休。”

  “从年轻走向中年,再走向老年,曾经的愿景,如黄粱一梦。人老了,慢慢想明白了,也就释然了。人啊,要活得快乐点。”

  林海说道:“要快乐点,是我们年轻人的口头禅了。”

  爷爷笑笑,说道:“还是你们年轻人想得明白。”

  天黑时,林海和小云向众人告辞,打个的士到停机场,驾驶飞碟回龙城。


拥抱星际时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