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养老院探亲

    忙碌的时候总觉时间过得很快,看看日历,又快到周末了。

  这几天林海都在古都天文台办公室内,和同事们探讨有关新方案的一些问题,作为以后几年可能要去实施的方案,林海必须认真。

  经过几天的完善,计划书大部分已经修改好了,再过二三天,基本完成。到时给张东看看,没问题就可以提交给台长。

  周六晚上,林海接到王青电话,说周八会来古都,大家再聚聚,林海答应了。

  之前小云和林海商量好,周七和她父母去养老院看望爷爷和太爷爷。

  连接下过几天的雨,周七迎来阳光普照的好天气。

  周七是休息日,林海和小云睡到九点才起床,若不是要去看老人家,今天会起得更晚。

  洗漱完毕,吃过早饭,两人拎起准备好的礼物,走上三楼停机坪,上了小飞碟。林海启动小飞碟飞向古都方向。

  百米空中,看下方山中枫叶染红、众多树木一片枯黄的景象,带着浓浓的秋意。

  “我觉得飞碟小了点,只有三个座位,多个人就坐不下。”小云打量着飞碟说道。

  林海说道:“是啊,七座到十座的飞碟要大一些,价格也高出许多,需要三百万元,我们去年刚买了房,手头资金不够。”

  去年为了结婚,一家人拿出大部分积蓄买了龙城的别墅和购置家具。别墅价格达到五千万元联合币,对于普通家庭,这绝对是笔巨款。

  林海的工资一个月是五万元联合币,一年六十万元,不吃不喝需要八十几年才能买得起。

  林海的爸爸生前是一个太空母舰的航天员,在执行太空任务中遇难,获得抚恤金五千万元。

  正是这笔抚恤金,林海一家才会选择龙城买房。

  原先住的房子在古都老城区,八十多平方米,现在租给外地一家人,房租四千元一个月。

  原本想卖掉古都的房子,已经在房产机构挂牌出售,但无人问津,因为卖房子的人太多了,尽管价格一降再降。

  小云爷爷和太爷爷所住养老院在老城区,林海预先让智能助手咚咚查了下养老院附近的停机场,最近的五公里之外,叫长林停机场。

  林海让咚咚预订这家停机场停机位,预订到达时间约十点整,预约二个钟头。很快,咚咚回复说已经预订好,位置B3125。

  “目的地,古都长林停机场,停机位B3125。”林海向咚咚说道。

  “好的,主人。”

  咚咚回复完毕,向飞碟控制系统沟通,指定了目的地。

  当代互联网是万物互联互通的信息网络,从酒店、停机场、餐饮、家政等等各行各业有预约预订服务的,智能助理都可以轻易预订到。

  小云和家人约好十点半到养老院,飞碟到长林停机场时是九点五十五分,长林停机场边上没有地铁,有新的士。

  新的士是早先汽车的迭代产品,采用乌电驱动。

  乌电是锂电池的替代产品,蓄电能力强,充电也快,充满一次电往往能行驶一两千公里。

  古都的公共交通除了地轨、地铁、飞的和新的士了,的士的优点是自主性强。飞的是空中飞行工具,短距离不飞,目的地往往要十公里以上,且方便停靠的地方。

  新的士采用自动驾驶技术,不需要真正的司机来开车。但为了给客人增加服务体验,配置了一个类人机器人。

  见林海和小云走来,新的士机器人上前招呼道:“尊敬的先生、女士你们好。请问要去哪里?”

  “到长林养老院。”林海对新的士司机说道。

  “好的,请上车。”

  机器人司机打开车门,让林海和小云上车坐好。随后关好门,坐到自己的司机位置。

  机器人司机的双手轻轻靠在方向盘位置上,其实它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指令自动驾驶系统出行的目的地就行了。自动驾驶系统会操作一切。

  车子启动了,驶出停机场,向长林养老院前进。

  路上的车不多,公共交通的主力是地轨、地铁。

  街上的店铺在车行驶中倒退着,林海看到一家服装店,门口站立着机器人营业员,招呼着过往的路人。

  现在很多店铺的服务员、营业员都使用机器人,主要是人工成本很高,还有机器人不需要休息,不需要各种福利待遇。而且AI智商也不错,能够应对顾客的咨询。

  车子不快不慢地行驶,拐了两个路口,几分钟后达到长林养老院。

  “尊敬的客人,这次路程一共二十元,这是支付码。”机器人司机微笑着说道,举起手来,手掌中赫然显示出一个支付码图案。

  林海拿起智能助手咚终说道。“咚咚,支付金额。”

  “嘀”一声响,随后听咚咚说道:“主人,已支付完毕。”

  “支付成功。”机器人司机说着,一边下了车,打开林海身边的车门。

  “感谢您的照顾,再见。顺便给我个好评哦。”

  “好的,再见。”林海拎起所带物品离开,回答了一声。

  长林养老院是由小区改建而成,规模较大,小区门口有门卫守候着。这些门卫,实际上是养老院内的义务者,自发组织的,每两个小时一岗,他们人多,一天一个人值班一岗,很轻松。

  一个门卫看了室内人脸识别监控器,认证到小云的身份。

  “你们是老李的家属?欢迎光临,请进。”

  门卫热情地招呼着,这个门卫六七十岁的样子,头发已经半白,满脸红光,精神状态很好。

  “谢谢。”小云微笑着向门卫笑道。

  两人向大门内走去,迎面看见绿树成荫的大路,旁边一栋栋矗立在绿树中的高楼。

  这个养老院是小区改造,高楼旁边的停车位早已放置户外健身器材,或是户外坐椅。

  这小区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楼房也建有几百年了。自人类低谷时期算起三四百年后,人类发明了新水泥,这种水泥比传统水泥具有更好的韧性和稳定性,并天然具有防水、防火、防腐性能,配合新一代建筑钢材,建造的房子可经历数千年而不倒塌。很多房子旧了,只需要外表刷层涂料,将门窗换上新的,看上去又焕然一新。

  此时路上有一些老人在走着,有的三五人一群坐在椅子上聊天,旁边站着一些机器人。这些机器人额头上有方码图标,扫码后可看到该机器人信息,比如机器人编号、名字、归属单位,获得权限允许,还可以看到服侍的主人名字和联系方式。

  路上还看到几个年迈的老年人在机器人的支撑下蹒跚走路,还有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人身上配着着机械外骨骼在走路,偶尔看见一两个年轻医护人员匆匆走过。

  走到15栋楼,搭上电梯上了12层,便是小云爷爷和太公所住的地方。

  房门开着,林海和小云走进房间。

  这是个大房子,是原先三套房打穿后形成的,割成十二个房间,一个大厅。每个房间单独一个洗手间,一个阳台,一张床。

  岳丈岳母、丽霞和小敏都来了,正坐在大厅沙发上和四个老年人聊天,旁边站立着几个机器人。

  四个老年人正是小云的爷爷奶奶、太爷爷太奶奶,爷爷七十三岁,奶奶七十二岁,太爷爷一百零三岁,太奶奶一百岁。

  爷爷奶奶头发半白,脸上虽有岁月的沧桑,但气色很好,精神状态也很好。

  太爷爷太奶奶明显老得多,头发全白稀松,脸上布满皱纹,皮肤松弛,眼睛混浊,都戴着老人眼镜和助听器,要不然看不清也听不清了。

  太爷爷腿脚不便,坐在一架智能轮椅上。

  “太爷爷太奶奶,爷爷奶奶,你们好。”

  林海和小云先向四位老人行礼,再向岳父岳母行礼,随后将礼品呈给两对老人。

  小云爷爷说道:“林海小云,你们来就来了,还带礼物干什么呀,这么见外啊。”

  林海笑着说:“我和小云很想你们,一点心意。”

  太爷爷在一旁努力回忆林海的名字:“是林……”。

  太奶奶在旁纠正道:“是林海。”

  “哦。”太爷爷恍然大悟般点点头,慢慢说道:“人老了,不中用了,记忆力差。林海和小云这两个孩子好,很孝顺。你们两个,坐吧。”

  太爷爷牙齿缺失好几个,露风,说的话要认真听又听明白。

  小云的奶奶也说:“来来来,都坐下,吃点水果。”

  桌上放着几盘水果,有香蕉,香梨,切成小片的苹果。

  “好”。林海拿片苹果吃,一边对小云奶奶说:“奶奶,你们住在养老院还习惯吗?”

  奶奶笑着说:“很习惯,你看啊,饭不用煮,衣服不要自己洗,还有机器人陪着我说笑,医疗也好,有一点头疼脑热,按下这随身带的紧急通,很快就有医务人员上门检查,很方便啊。”

  小云爷爷也在旁点头:“虽然这养老院改造而成的,但医疗条件不错,房间内的各种检测工具五花八门,什么心率检测,状态检测,血压检测等等,你不会使用,有机器人帮你操作。”

  小云爷爷向旁边站立的一个机器人说道:“凤儿,今天来了客人,唱首歌听听。”

  凤儿向大家鞠了个躬,说道:“尊敬的客人,凤儿准备唱一首《迎接远方的客人》,好吗?”

  “好。”林海笑着说道。

  凤儿扯起嗓子唱了起来:“桃花盛开一片片,天边走来一群客人,走进了我的家门。燃起了红红的鞭炮,温起红红的酒儿,迎接这远方的客人……”

  唱得喜庆,奔放。林海不禁鼓掌喝彩。

  一首终了,凤儿款款行礼道谢,并问大家,是否还要听另一首《喜鹊》。小云爷爷说先不用唱了。

  爷爷接着说:“护理型机器人在唱歌方面不是专业的,但护理方面确实专业。她用手摸你额头,就知道有多少度,有没有发烧。用眼睛注视你看,会辩别你状态是否正常,需不需要紧急处理,需要紧急处理时会呼叫医护总台。很多情况,她会给出建议,而且很多建议都比较好。”

  奶奶也说道:“和机器人相处久了,也会有感情的,机器或许不会,但人会。这是我的机器人小花,我闷时她给我讲笑话、唱歌,陪我聊天。在外散步时形影不离跟着我,风雨无阻。又善解人意,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份陪伴,潜意识中会将她当人来看待。”

  奶奶指了指另一个机器人小花,小花和其它机器人看上去差不多,只有从眉毛、衣服才能分辨出来。

  为了节省成本,护理型机器人是批量生产的,所以同一批产品外观上基本差不多,开始使用时,机器人内置的AI系统也开始运作。

  每台机器人被调制出不同的出生和成长经历,拥有不同的家庭环境、艺术爱好,拥有了不同的“人生”。

  比如有的机器人在交付给主人时,她在自我介绍,有的会这样说:“我叫xx,今年20岁。老家在陕西郡西安府,毕业于西安医大,今后将陪伴您,请多关照。”

  护理型机器人在和主人相处中,通过自我学习和适应,针对主人的性格特点、身体状况,进行差别化的护理、相处,一般很得主人欢心,除了少数性格孤僻之人。

  小花看到大家看着她,报以微笑,随后躬身说:“谢谢主人的关爱,为您服务是我的福气。”

  林海感叹现在机器人的AI智能度真高,早在几千年前,有人担心机器人随着智能的增长,会反叛人类,甚至会毁灭人类。

  但这种担心是多余的,联合政府的法律早已划下了底线。谁敢造出伤害人类的机器人、杀人机器,将会受到法律严厉的处罚,可能是被罚得倾家荡产,也可能是铁窗生涯,把牢底坐穿。

  即使有极端的人想造出战争机器,但现代社会是个分工明确的社会,各种硬件、动力系统、操作系统、武器系统、AI学习系统由不同的专业厂商制作。特别是武器,管控很严格。想几个人一个团伙全部做下来,实在难。即使做出一两个,也成不了规模,有蛛丝马迹,早被特种警察给消灭了。毕竟机器人也是台机器,不是万能的,当然有武器可以对付它。

  何况天下太平,人民福利好,安居乐业,也没那么多极端人物。

  奶奶接着说道:“前段时间,小花出了故障,养老院叫厂家拿去修了。那几天没有了小花,很不习惯,非常难受,活了几十年了,还没有这种感受,比当年死了心爱的宠物狗还不好受。还好,没几天就送回来了,这心就踏实了。”

  岳父开口说话:“是啊,现在人都离不开机器人了,工厂里的工业机器人、生活中的服务机器人,十字路口的交通机器人,随处可见。几乎每家每户都买有机器人。咱家里大的机器人没有,小型扫地机器人倒是有,价格也便宜。”

  太奶奶说道:“当年啊,我爸在消防单位上班,我就看到他单位大院里有几十个消防机器人。这些消防机器人不怕火烧,不怕烟熏,也灵活,很多危险场合由他们去执行任务。”

  丽霞说道:“现在很多危险的事情,都交给机器人去做了,各种水下机器人、高空作业机器人等等,还可以随时监控、远程控制。”

  “此外,还有微型机器人,比如纳米手术机器人,可以沿着人的血管找到病灶所在地,慢慢将病原体消除,让人恢复健康。”

  小云点点头,说道:“我平时工作中需要测试不同的材料组合效果,有时会碰到一些可能会产生爆炸的化学反应,都由机器人操作。今年初我一个同事在做一个实验,虽然实验的目标材料很少,但混合加热后发生了剧烈爆炸,实验台周围十平方米被波及。幸好当时是机器人在操作,同事没事。机器人整条手臂被炸断,其它部位也破坏很大。”

  岳母担心地看着小云说:“小云你要注意安全啊。你不说,我还以为你的工作是很安全的呢。”

  小云安慰下母亲:“没事,妈,我们做材料研究工作的,对一些材料进行组合时,会大致判断出来有没有危险,有危险的话,由机器人来操作。”

  “总之小心点好。”岳母嘱咐道。

  岳父的智能助手响了,看了下,然后看向窗外,只见窗户外一架送货机飞在外面。

  岳父打开窗户,送货机发出语音提示:“李先生,请收下快餐包。”

  岳父解开快餐包,在桌子上摊开,把饭菜拿出来,有十几个菜。

  “这是锦香堂的饭菜,大家一起吃吧。”

  “这菜煮得挺好吃。”

  大家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拥抱星际时代 版权所有